[建·筑·文·画]Piranesi空间的现实版——走访老场坊1933

. 11/16/2008

Piranesi是18世纪意大利的著名艺术家、考古学家和建筑师。在Piranesi的笔下,罗马建筑中极其丰富的室内空间被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:室内空间以极其复杂的流线组织着,水平向和垂直向的运动立体地交织在一起,垂直指向的空间被强化了;光线以一种不可捉摸的方式,投射到材料的表面。置身其中,人们犹如在梦幻之中,情绪随着在空间中的运动而起伏变化着。英国作家霍夫(Philip Hofer)曾经这样描述皮拉尼斯的《囚室》系列:让线条狂舞、咆哮,激发观者的想象力,同时观者在心里也以生命的追问、深刻的悲哀、神秘的感觉予以响应:哪里是这些巨大穹隆的边沿?这无数扶梯和长廊还将怎样以更快的速度延伸?这尖锐的木棒、齿轮和绳索意味着怎样的折磨和惩罚?谁又是那可诅咒地举起木棒和绳索的一类?!是靠了怎样的权威,又是为了什么将他们囚禁在这里?!而观者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疑问,是因为皮拉尼斯刻刀下所有瘦骨嶙峋、衣杉褴褛的人物都沉默不语。

Piranesi虽然是一名建筑师,但是终其一生只留下了一栋名不见经传的建成建筑。真正让Piranesi出名的是他创造的那超现实的空间。今天,我终于为他的空间在我生活的城市中找到了一个现实的镜像版——老场坊1933。位于上海市虹口区的沙径路上。这里在1930年代是一个屠宰场,如今早已废弃不用。内部空间充满了异常复杂的水平和垂直交通空间,如果你在其中漫步一周,一定会质疑:这不是一栋建筑,它根本就是一个用混凝土建造起来的机器!的确,这是一个屠宰的机器,难怪它和Piranesi笔下的Carceri监狱那么相似。深刻的悲凉、神秘的光线、跳动的流线,把这里打扮成一个介于阴阳之间的大门。我不禁想:在曾经那个追求技术至上的工业时代,一条条生命被这样如此流畅娴熟组织起来的流线解构。当生命变得如此渺小的时候,我们常常就会不自然的去追问:这世间究竟什么才是永恒的?

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
目前,老场坊还在招商中。在全球经济走近冬天的时候,招商活动显然不是那么顺利。也拜谢这冬天,让我有机会先品尝一下没有喧闹的商业元素入驻前这个机器的风味——Piranesi的想像就这样原汁原味的被投射了出来。建筑的一层零零散散有几家入驻的商店,包括我喜欢的APPLE。但是,它们和这里原本的氛围真的是格格不入。不知道一年以后,等这里人头攒动、霓虹闪烁的时候,这个机器会变成什么样?


1 评论:

TIGER 舞姿 说...

请问 怎么解决blogger访问不了的问题已经好几天了,你的可以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