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建·筑·文·画]一巴掌掉下一斤粉

. 11/27/2008

去年网络上流行过一句话:“一巴掌掉下一斤粉。”这句话很适合用来描述当下那些花哨的建筑设计。我并不反对女人化妆,反过来倒是不赞成女人不化妆。化妆虽然是用手操作的,但是事实上更应该是用心在描画,当内外达到交融的时候,那就是美的极致。我最怕看到“芙蓉奶奶”这样的,外面是90后,里面是60前。

冬天的杭州因为西子湖,比上海更冷。难得下午的阳光格外好,我和朋友坐在两岸咖啡的大玻璃窗边,咖啡早已喝完。谈论这个话题还意犹未尽,于是一杯接一杯的喝着服务员添加的白水。90多年前,柯布西耶向全世界描画了建筑应该走向新时代,反映新时代的精神。全世界都被这个来自瑞士的法国人鼓动了。约瑟夫·玛丽亚·奥尔布里希设计的这个分离派馆的入口刻着如下一段文字:“Der Zeit Ihre Kunst,Der Kunst Ihre Freiheit.”(给每个时代以它的艺术,给每种艺术以它的自由。)是的,建筑的内部没有装满时代的精神,没有容纳社会的投影,就是一个空壳。所谓立面设计,只不过是工作流程中的一个环节,它像是化妆,不能缺少。但是千万不要把你手里那盒粉底全部用上。


斯洛文尼亚是南欧的一个小国,以前是南斯拉夫的一个部分。斯拉夫人在我的印象中兼具了北极熊般的强壮和金丝猴般的灵活。虽然在足球世界杯上总是无法问鼎,但是并不破坏我对这个民族的偏爱。眼前这个住宅是斯洛文尼亚的Izola市的一座经济适用房。“化妆师”的手法很娴熟,而且具有很强的概念性。他用蜂巢来赋予这栋建筑以集体住宅的精神内核。工薪族每日忙碌的生活犹如勤劳的蜜蜂,为自己的理想终日忙碌,心中始终饱含着对更幸福、更美好生活的梦想。“化妆师”没有辜负他们的愿望,跳跃的色彩,错动的多面体阳台,把这里打扮成为足以吸引全世界眼球的景点。多边形的阳台融入了对节能生态的考虑,顶部采用可开启的百叶装置。冬天,这里关闭,把阳台活生生变成一个和冷空气说88的缓冲;夏天,百叶打开,又鼓动外面的清风不断涌入室内。如果没有这些细腻的考虑,我会毫不犹豫把这简单的蜂巢形式的模仿划归“一斤粉”的阵营。看过了设计师对于设计细腻的介绍,我就再不忍心打那一巴掌了。

via ofis-a